即食 45/17

Casa Gilardi by Luis Barragan

[ 1 ] 观看设计类视频是一项具有很好的性情抚慰和身心治愈效果的活动,之余还能获取知识和增长见识。通常我们将这些能带来纯粹感官刺激和享受,但又是非性相关的信息如影像图文等,称作是“… Porn”,比如 Engineering PornCNC PornAgriculture PornAbandoned PornVillage Porn 等等,它们也有硬核和软核的区分,像那些巨型的锻造,或者大型的加工中心等就算是硬核,因为刺激和满足感官需求的是来自于内容本身,无需故事和剧情的安排,不需要设置舞台之类,而设计类相关的视频基本为软核,它们有脚本,有场景的设计,有讲故事手段的应用。Apple 在发布 Apple Watch 第一代的时候推出过三个材料加工的介绍视频,AluminumSteelGold,尽管视频全是关于制造 Apple Watch 的材料,没有剧情和情感,但仍然是软核,因为视频的每一秒都是设计好的,通过脚本以讲故事的方式呈现而出的,我们看到的并非是实际生产过程中的车间的一角,而是精心编制和营造出的“假象”。所以,当我们清楚看到的都是故事之后,就更能辨别这些视频的好坏了,比如谁在讲故事谁在企图欺骗。经过精细编剧和优良制作的展示设计的影片,其价值往往远超出信息的传递和知识的介绍,可以反复观看,抚慰心灵,比如像 Charles 和 Ray Eames 的 Fiberglass Chairs 视频

dzv.tvdezain.net 旗下的一个网站,搜罗汇集了很多高质量的视频(Youtube 和 Vimeo),主要围绕这个建筑和设计,类型有纪录片、访谈、制作过程和讲座等等,上图是介绍 Luis Barragan 代表作 Casa Gilardi 的视频

 

Staircase in Steve Jobs Theater Wallpaper

[ 2 ] Wallpaper* 杂志最近采访了 Jony Ive,谈论了 Apple 的新总部以及 iPhone 等,在《IN THE LOOP》这篇文章中还有不少 Apple 新总部的一些高清照片(此前介绍),展示了不少内部的细节。Foster + Partners 的合伙人以及 Apple 新总部主要建筑师之一 Stefan Behling 说到这不是 Foster + Partners 的建筑,而是他们同 Jony Ive 及其设计工作室合作的结果,每一件能看到的东西每一个细节都是两个团队在 9 年时间内共同设计的。文章展示了 Apple Park 里的楼梯(总共 32 部),用浇筑混泥土做成,但是打磨得跟石材一样,看上去就是整块无缝的石材一样,楼梯的墙壁上的木板打有成千上万的小孔,木板的背面是吸音材料,所以楼梯的空间是有消音效果的,当然这些木板是 Quarter-sawn(四分切)的。在这个访谈中,Jony Ive 说到:“当我回顾过往的 25 年,从某些方面来说,最珍贵的不是那些我们做出的东西,而是我们怎样做出的和作为结果我们学到了什么,我总认为一项工作结束会有两个成果,一个是实物产品或者服务,你想方设法要做出的东西,然后就是所有你学到的,那些你学到的东西具有让你做下一个东西及做得更好的能量。”

 

The useless design features in modern products

[ 3 ] BBC Future 的一篇文章《The useless design features in modern products》讲了一些现代产品中一些无用的设计,比如牛仔裤上的表袋和上面的铜铆钉,来自于一位伐木工的需求,铜铆钉用来系住马的挂毯。文章里还说到了现在电动汽车的进气格栅,以及沿用内燃机时代的车身结构。以及像台球上用塑料来模拟象牙质感这样的 skeuomorphism 设计。

BBC Future 有一个 designed 专栏,里面有不少值得一读的文章,比如《The endless influence of the Bauhaus》(包豪斯无止境的影响)。《The creation of the modern ‘dream home’》罗列介绍了 1940 年代洛杉矶先锋的现代主义设计社团,通过住宅的现代化设计,改变了人们生活梦想,包括具有标志性意义的 Stahl House,这些图像都是来自于著名建筑摄影师 Julius Shulman,2008 年有过一部纪录片叫作《Visual Acoustics》来介绍 Julius Shulman 和他杰出的作品。

 

LAX Tom Bradley Terminal

[ 4 ] Wired 发布了 Mike Kelley 拍摄的一组照片,从顶部拍摄飞机,从工厂到机场再到废弃停放场。

The birth, life, and death of old Penn Station》是关于纽约宾夕法尼亚车站(Penn Station)一组老照片。

 

Muji ULM Braun

[ 5 ] Creative Review 的一篇文章《How Muji brought the Ulm School to the high street》,将 Muji 与 Ulm School 并置是合拍的一组比较,而且用 Braun 来作场外的对比。虽然 Braun 是与 Ulm School 直接相连,像 Hans Gugelot 和 Otl Aicher 直接为 Braun 服务,而系统设计思想(system 和 programme)也在 Braun 上得到一些体现,但相比之下,后来的 Muji 像是将 Ulm School 的思想和理念执行更深更广,或者是虽然没有直接的关联,但两者有着很多相似的方面,比如 Muji 强调生活轻产品,以及呈现出整体化的思想,Muji 有着很长的产品线,但是能够维持在同一理念之下。

相比之下,近期另外一篇文章《Google and the Resurgence of Italian Design》,拿现在的设计 Google 与以往一个经典意大利设计主要的 Olivetti 作比对,认为这是意大利设计的复兴,但是以一些牵强的元素对比来形成的观点是不牢靠的,或许关联最多的是颜色,但是这样的颜色设计已是普遍,它与时代需求和市场发展有关,作为样式的历史是不具备复兴的意义的。

Don Norman 推荐了一本书《The Man Who Designed the Future》,介绍美国设计师 Norman Bel Geddes 的书,Norman Bel Geddes 是美国 20 世纪前半叶的设计师,最著名的设计是在 1939 年的纽约世界博览会上为通用汽车设计 Futurama 的展厅,关于未来的(20 年后的 1960 年代)基于高速公里和汽车的城市,而且他在 1930 年代推广了流线型的设计。关于 Norman Bel Geddes 的介绍可以阅读 Vanity Fairfastcodesign 的文章。

 

Nighthawks by Edward Hopper

[ 6 ] 《Nighthawks》是 Edward Hopper 最著名的一幅画,这里有一个 7 分钟的视频解读。在另外一篇关于 Aldo Rossi 的文章中,作者 Jesse Reiser 和 Aldo Rossi 谈到 Edward Hopper 的画,像《Gas》和《Nighthawks》,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就是我看到过画中的那个地方,它在哪儿我知道,但是实际上它是不存在的。Edward Hopper 的画即使在我们另外一个国家生长的人看来,也能唤起很多熟悉甚至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是他的画具有魅力的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