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感的消失

此篇可以作为《人与物的距离之变》的续集,在《人与物的距离之变》这篇文章中,主要探讨是从传统手工业走向工业化,当市场和分工介入之后,人与物出现了隔离。这一篇将讨论随着数字革命的深化,人和物之间的距离又一次被拉大——实体感的消失。 数字革命,信息社会,0101,虚拟世界,扩增现实……其实,现在我们已经不再谈论虚拟世界这个词语了,它从来没有存在过,只不过我们出于对新技术时代的一些担忧和观望而生生隔离出来的一... 阅读全文 »

iPad 的淫靡一面

如果用口头化一点的词语来代替,那么就是 —— iPad “淫荡”吗?这样问显得有点淫荡。把这个词在这里的准确意思的猜测放一边,从下面的一些对比提问中去感觉:如果把 iPad 和 iPhone 放在一起比较哪个更淫荡,你会选择哪一个?iPad 和 MacBook 呢?iPad 和 Kindle?iPad 和 PC 台式机? iPad 上市之后,除了火爆的销售,人们的交口称赞,也伴随一些质疑,比如 iPad 是玩具还是工具这个问题,尤其在 iPad 销售之后关于这个话题讨论就更多,一边有人说 iPad ... 阅读全文 »

历史是陈旧的

这两天大新闻之一就是 Gizmodo 搞到一台手机,它被认为是 Apple 在今年即将要发布的下一代 iPhone 即 iPhone 4, 加上获取途径离经叛道,掀起了一大波。这里我们只关注产品和设计,确切说我们关注别人如何关注这台泄露机子这个产品和设计的,恰如这台手机如果不是 Apple 的那么这就不会是一个新闻一样,如果我们脱离开大众和用户来谈论一个产品的设计就像是范围狭小的业务探讨,诸如“间隙是要大于还是小于0.5mm”,甚至我们可以带有偏见的说,... 阅读全文 »

四人组画——四季

The Lunar Boy Gallery 展出一组以鸟为主题的画展,题为“Flip the Bird 4 : A Change of Seasons”,由四位艺术家绘制,先是每人画出一个季节的构图,然后每一位在此基础上完整画出他的四季图,可以在 Lunar Boy 画廊购买这些画,每张$544.44。这四位艺术家包括我们这里提过的 Lou Romano 《UP》的艺术指导,他为“春”构图,Ben Burch 为“夏”构图,Ben Adams 是“秋”,“冬” 则是 Nate Wragg。 上图是 Lou Romano 的春 Lou Romano 的夏 Lou Romano 的秋 Lou Romano 的冬 此前若看过 Lo... 阅读全文 »

博客推荐:老申劳神

上图是老申劳神博主老申用葡萄酒瓶为自己制作成的结婚3周年礼物——花瓶: 首先需要去掉酒瓶的上半部分,最初在酒瓶上圆周捆绑浸泡过酒精的棉线、点燃,用冷水一激,酒瓶虽然断成两部分,但是断裂边缘很不齐整。接下来试着用玻璃刀切割,也行不通,玻璃刀切割平板玻璃很好用,但酒瓶是曲面,很难下手。这之后用电动砂轮切割酒瓶,由于切割过程中产生的高温导致酒瓶玻璃出现开裂。在失败了7、8次之后,痛定思痛,为切割玻璃酒瓶专... 阅读全文 »

Style 是内容?有关数字杂志

Popular Science 杂志,中文版叫做《科技新时代》,我曾经看过约两年,如果说一提起这本杂志头脑中会有什么印象,确定无疑就是个人飞行器,如果翻看老杂志的封面就会发现很多,Popular Science 是一本有着137年历史的杂志,现在他们已经将这些杂志内容都已经数字化,你可以在搜索这些内容,也可以在 Google Books 上按期阅读,非常有历史价值,如同看到这些老杂志上的飞行器及其他交通工具,带来的是技术乐观主义的幸福感,与之相比,“中国作家... 阅读全文 »

Wolff Olins 改变我的一些看法

本来我想说我是 Wolff Olins 的粉丝,而这篇文章将像 Brand New 的一篇文章一样以 I ♥ Wolff Olins 为题,但我对 Wolff Olins 对品牌识别对平面设计了解并不深,如此不说自己是粉丝,不是为了显示自己不偏不倚的理智(或许有,谁知道呢),我想这种心情来自于它带来的冲击确实给了我一些启发。 我喜欢 Wolff Olins 设计的 2010 伦敦奥运会标志,NYC 纽约出租车的标志,Aol. 的新标志,在第一次见到伦敦奥运会标志的时候我还是困惑的,但到了 Aol. 的时候我就... 阅读全文 »

Michael Bierut 一个访谈,关于品牌识别等

Michael Bierut ,作为一个“做”和“说”两个领域都十分出色的设计师,他的访谈经常可以看到,当然最有内容含量的是他在 Design Observer 上的文章(推荐),这次是来自 Facing Sideways 。 这个访谈从 Michael Bierut 曾在 Design Observer 发布他的毕业作品集开始谈起——即 May I Show You My Portfolio? ,Michael Bierut 谈起了他早年及刚入行时的情形,那时的平面设计并不是像现在这样众人皆知,他在15岁的时候就想成为平面设计师,开始他还不清楚能不能以此为职业,... 阅读全文 »

Klat 杂志对 Konstantin Grcic 的一个访谈

Klat 杂志第二期有一篇 Valentina Ciuffi 对 Konstantin Grcic 的访谈,全文发布在 Abitare 上,一下作一个摘要翻译。 ……我总是喜欢以需求和限制作为开始的工作模式,那些指派给我任务的人强加给我的。…… ……与一家合作公司的关系总是设计开发中最关键的音乐,对每一个人,我甚至把它看作我设计中最刺激的因素之一,远远超出于单纯的生意。当关系起作用时,它是着实的丰富的对话,他意味着追求一个共同的目标,一种激情。这并不意味着获取一... 阅读全文 »

第3页/共195页12345...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