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标万金油,不经意之美

像虎标万金油这样的东西总是放在抽屉或某个盒子的角落,偶尔用到时才会去翻找,但如果某个时候,稍加注意力,拿起来端详一下时,发现这个 4g 装的小铁盒非常漂亮,翻过来一看,背面的“TIGER”字体还是 Helvetica! 此时突然来了一种像找到一粒遗落的珍珠一样,我们从小用到大的熟视无睹的这个小东西居然设计如此贴切,而且还用 Helvetica,难道是现代主义设计在经意或不经意地融入到了这个小物品的身上了,埋藏了很多年的意义。由此展开... 阅读全文 »

“Play That Funky Music”

TID No.3 手表是设计工作室 Form us with love 为瑞典手表厂商 TID Watches 设计的腕表(Via: Stylepark),与此前两款使用不锈钢和蓝宝石玻璃的 TID 表不一样,TID No.3 使用了 TR90 透明塑料,就跟我们看到的一样,它看起来就是不贵的,但它的设计又不是廉价。透明的材质配合几种不错的颜色选择,轻松又时尚,挺适合夏日时光。实物照片可以见这,可以与官方宣传照作一下比较(Instagram 上更多图片)。 可能因为最近几年我们一种被高科技和精密制造的物品所... 阅读全文 »

J 的艺术,R 的艺术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日本航空(JAL)的视频广告(Youtube 和腾讯视频),这个广告叫做《The Art of J》(J 的艺术),共分三篇,分别是《Precision》、《Privacy》和《CONNECTIONS》(精度、隐私和连接)。广告视频拍摄得很美,比如《Precision》中厨师凭着高超的技艺使每一个手工做出的寿司重量都是 27 克,打出的广告语是“Precision is in our culture.”(精度在我们的文化中),五次获得世界上最准时航班的殊荣,用手工难于控制的寿司重量与航班的精准形成对... 阅读全文 »

Apple 颜色设计的历程,及在 iPhone 8 上的悬念

数字消费品(包括生产力工具)的发展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衔接前后的混沌期,它不再像以前那么简单纯粹,它也没有指明确切的未来方向。处于模糊混乱时期就会产生模糊混乱的设计,带有 Touch Bar 的 MacBook Pro 和 12.9″ 的 iPad Pro,你无法看清它们指向了怎样的未来。 两股力量拉我们进入了混乱的泥潭,一个是科技的发展,另一个就是消费的欲望。两股力量纠缠在一起,科技发展让人们看到潜在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或许是一种未来,或许只是... 阅读全文 »

四分切(Quarter-sawn)木纹

在 Wired 的那篇对 Apple Park 的报道文章《Inside Apple’s Insanely Great (or Just Insane) New Mothership》中提到了一个小故事,关于 Steve Jobs 是如何地对细节有完美的追求,不只是泛泛地说我喜欢橡木或者喜欢枫木之类,他还要求木头必须是四分切(Quarter-­cut),而且它们必须是在冬天,最好是一月份被砍伐的,保证浆水含量降到最低。Quarter-­cut 这样的专业词语能够给故事性增强不少色彩,在我们去搜索这个 Quarter-­cut 或 Quarter sawn 这个词后,发现它都是一些... 阅读全文 »

设计为框架

Zaha Hadid 设计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钢结构部分已构建完成,在新华网可以看到一些照片,大兴国际机场的设计是熟悉的 Zaha Hadid 的形态设计,大众会跟一些形象化的联想比如海星之类对其作出评价,作为一个大型的地标性公共建筑的必经之路,何况是像 Zaha Hadid 这类有机类的形态,首当其冲就是几何形态,大众不会去过问形态之外的内容。 项目内部的合理性必然是得到保证的,参与设计的有 ADPI 这样的机场设计公司,加上层层的工程验证,奇观... 阅读全文 »

反“建筑学”的 Apple Park 将刺激建筑的发展

Apple Park 即苹果公司新的环形总部自 2011 年对外公布以来,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就像是一件将要发布的 Apple 产品一样,而且可以看到它的建造过程,借助于无人飞机等工具。大众喜欢这个巨大的环形飞船,充满未来感——或者说复古未来感,像以前的科幻场景描绘地那样。随着媒体带来一些深度的报道,比如 Steven Levy 在 Wired 的长篇文章《Inside Apple’s Insanely Great (or Just Insane) New Mothership》,以及 WSJ 最近发布的 Christina Passariello 的《How Jony Ive Mas... 阅读全文 »

设计师的数学意识

今年 4 月份 Google 和 Adobe 联合发布了思源宋体,继思源黑体之后的又一款开源的泛 CJK 字体,这款高质量的字体对于各行各业的设计师来说无疑是一份馈赠,也是对开源意识的激励。如果初略去审视这款字体,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个是字体的框架结构区别于传统的宋体,更接近黑体,如中宫大、重心低等特征;另一个特征就是字体轮廓的曲线特征,即贝塞尔曲线的绘制结构和策略。思源宋体的轮廓绘制使用了简洁并求效率的方式,除了特殊的笔画... 阅读全文 »

螺钉,还是胶水?

如果我们认为每一个物品每一个东西都留有一个后门,或者留有一个退出机制的话,那么这个后门或退出机制必然要使用上一代或更早的技术,只有这样才使得 Dave 能战胜 HAL 9000。 如在《作为符号的设计》一文所说,iPhone 从具体的工具逐渐走向了抽象的容器,iPhone 7 比起 iPhone 4 来经历了巨大的转变,但是在其身上仍留下一些前生前世的印记,其中最明显的一项就是底部的两粒螺钉(上图来自 iFixit),从 iPhone 3G 开始。作为代表着如今最为先进制... 阅读全文 »

第3页/共200页12345...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