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的艺术,R 的艺术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日本航空(JAL)的视频广告(Youtube 和腾讯视频),这个广告叫做《The Art of J》(J 的艺术),共分三篇,分别是《Precision》、《Privacy》和《CONNECTIONS》(精度、隐私和连接)。广告视频拍摄得很美,比如《Precision》中厨师凭着高超的技艺使每一个手工做出的寿司重量都是 27 克,打出的广告语是“Precision is in our culture.”(精度在我们的文化中),五次获得世界上最准时航班的殊荣,用手工难于控制的寿司重量与航班的精准形成对... 阅读全文 »

Apple 颜色设计的历程,及在 iPhone 8 上的悬念

数字消费品(包括生产力工具)的发展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衔接前后的混沌期,它不再像以前那么简单纯粹,它也没有指明确切的未来方向。处于模糊混乱时期就会产生模糊混乱的设计,带有 Touch Bar 的 MacBook Pro 和 12.9″ 的 iPad Pro,你无法看清它们指向了怎样的未来。 两股力量拉我们进入了混乱的泥潭,一个是科技的发展,另一个就是消费的欲望。两股力量纠缠在一起,科技发展让人们看到潜在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或许是一种未来,或许只是... 阅读全文 »

四分切(Quarter-sawn)木纹

在 Wired 的那篇对 Apple Park 的报道文章《Inside Apple’s Insanely Great (or Just Insane) New Mothership》中提到了一个小故事,关于 Steve Jobs 是如何地对细节有完美的追求,不只是泛泛地说我喜欢橡木或者喜欢枫木之类,他还要求木头必须是四分切(Quarter-­cut),而且它们必须是在冬天,最好是一月份被砍伐的,保证浆水含量降到最低。Quarter-­cut 这样的专业词语能够给故事性增强不少色彩,在我们去搜索这个 Quarter-­cut 或 Quarter sawn 这个词后,发现它都是一些... 阅读全文 »

设计为框架

Zaha Hadid 设计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钢结构部分已构建完成,在新华网可以看到一些照片,大兴国际机场的设计是熟悉的 Zaha Hadid 的形态设计,大众会跟一些形象化的联想比如海星之类对其作出评价,作为一个大型的地标性公共建筑的必经之路,何况是像 Zaha Hadid 这类有机类的形态,首当其冲就是几何形态,大众不会去过问形态之外的内容。 项目内部的合理性必然是得到保证的,参与设计的有 ADPI 这样的机场设计公司,加上层层的工程验证,奇观... 阅读全文 »

反“建筑学”的 Apple Park 将刺激建筑的发展

Apple Park 即苹果公司新的环形总部自 2011 年对外公布以来,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就像是一件将要发布的 Apple 产品一样,而且可以看到它的建造过程,借助于无人飞机等工具。大众喜欢这个巨大的环形飞船,充满未来感——或者说复古未来感,像以前的科幻场景描绘地那样。随着媒体带来一些深度的报道,比如 Steven Levy 在 Wired 的长篇文章《Inside Apple’s Insanely Great (or Just Insane) New Mothership》,以及 WSJ 最近发布的 Christina Passariello 的《How Jony Ive Mas... 阅读全文 »

设计师的数学意识

今年 4 月份 Google 和 Adobe 联合发布了思源宋体,继思源黑体之后的又一款开源的泛 CJK 字体,这款高质量的字体对于各行各业的设计师来说无疑是一份馈赠,也是对开源意识的激励。如果初略去审视这款字体,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个是字体的框架结构区别于传统的宋体,更接近黑体,如中宫大、重心低等特征;另一个特征就是字体轮廓的曲线特征,即贝塞尔曲线的绘制结构和策略。思源宋体的轮廓绘制使用了简洁并求效率的方式,除了特殊的笔画... 阅读全文 »

螺钉,还是胶水?

如果我们认为每一个物品每一个东西都留有一个后门,或者留有一个退出机制的话,那么这个后门或退出机制必然要使用上一代或更早的技术,只有这样才使得 Dave 能战胜 HAL 9000。 如在《作为符号的设计》一文所说,iPhone 从具体的工具逐渐走向了抽象的容器,iPhone 7 比起 iPhone 4 来经历了巨大的转变,但是在其身上仍留下一些前生前世的印记,其中最明显的一项就是底部的两粒螺钉(上图来自 iFixit),从 iPhone 3G 开始。作为代表着如今最为先进制... 阅读全文 »

Konstantin Grcic,实作的艺术

Konstantin Grcic(康士坦丁·葛切奇)的工作室名称上有“Industrial Design”(工业设计)两字,简写即 KGID,如果按照现在同行观念来归类,Konstantin Grcic 所从事的设计更适合用“Product Design”(产品设计)这个词。不管如何,Konstantin Grcic 在 1991 年,在皇家艺术学院一毕业,就回到慕尼黑开设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就以“Industrial Design”来命名,那时他的工作室只有他一人,而且他只租用了一个 50×100 CM 的办公桌位,和现在的共享办公服务一样。他用 Offi... 阅读全文 »

工业设计的 Project 和 Practice

建筑师 Peter Eisenman 2011 年在美国雪城大学建筑学院(Syracuse University School of Architecture)作了一个报告,题目为“Project or Practice?”可以通过 Youtube 来观看。Peter Eisenman 先以一个简短的定义来区分 Project 和 Practice,如果建筑师有一个 Project 那就是他定义了周围的世界,如果是 Practice 就是周围的世界定义了建筑师,两者并没高下之分而在于个人兴趣和能力的选择,拯救世界不是 Project,可持续发展也不是 Project,Project 总是关系到建筑学科自身,以及对... 阅读全文 »

第4页/共201页« 首页...23456...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