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改变

[ i D 公 社 ] 网站有了一个新面貌,RSS 阅读者可以来网站查看。不只是网站的样子发生变化,内容也会有所改变,如果你已经熟悉 [ i D 公 社 ] 5 年来的变化,相信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这里“不断改变”是一直不变的主题之一,改变的目的是为了向前探索。 一年多前我们在 friendfeed 上建立 iDESIGN(无法直接访问的请见这),一个自由分享与交流的地方,个人工具与交流社区在那很好地结合在一起。而后我们一直在探寻怎么将 [ i D 公 社 ] 和 iDESIGN 很... 阅读全文 »

“我”的寻找

如今我们已经很少有机会把自己给搞丢了,无论去往一个多陌生的小城市,到处都有标识——“XX欢迎您”之类。农村也很常见了,在乡镇中心地的雕塑也越来越高大,越来越抽象,这也带来了点麻烦,找不到词语来称呼它,指路询问的时候需要费一些口舌。 回忆在没有这些标识之前,乡村会有什么符号功用的东西呢?大多数村庄在村口都有几棵大树,大树旁边有祠堂或者其他公共性质的房屋,这些已经足够形成一个村庄的形象了,现在想起一些... 阅读全文 »

It was made for God

” You know the finial at the top of the spire of the cathedral at Cologne? Well, you can’t crawl up there and get a good look at it, but it is carved as if you could. It was made for God.” — Mies van der Rohe: a critical biography 今天又想起这段话,在城市笔记人文章中看到的,以前提过。 感谢 Google 激励我们对那些“没有用的东西”的不懈追求。

... 阅读全文 »

Windows Phone 7,从“不一样”到“酷”

Zune HD 尤其是它的界面设计让人耳目一新(关于 Zune HD 我们此前的介绍:1 ,2 ,3),它很酷,在 Apple 的阴影下你无法从其他同行者那里感受到这种独辟蹊跷露锋芒的气势,也很难在微软给人们的一贯的产品形象中体会到这种凝聚在刀尖的感觉;它很小,对于微软来说是一个进即攻退不必守的产品,也不知道现在卖出了多少 Zune HD;它甚至很谦虚,在机子里除了可以看到很有爱的“For our Princess”,还可以在机子侧面看到“hello from seattle”这句话,设想如... 阅读全文 »

图库味,味道不好极了

记得多年前,拿起一份小报小刊,最激动的是看在角落处的广告,广告没有什么可以看的,看的是图片——美女图片,从那时起一个困惑就困扰了多年,就是“为什么广告上的人都是外国人”。现在,把头朝电脑两边看看,拿起一份杂志或报纸,捡起一张产品宣传页,随便打开一个商务性的网站或者公司网站,大街上的户外广告……你都可以看到一些外国人。具体一些,可以看一下这篇《出现在中国大街小巷里的神秘洋妞》,是的,这再正常不过... 阅读全文 »

花样,形式,风格,氛围,主义……设计

先扯点别的。 走进一幢别墅,在非常阔气的客厅坐下,迎面而来的是电视背景墙,电视当然是大。背后有凹凸造型的墙上挂着一件很大的装饰,不是古董,不像艺术品,不是画是雕塑,木结构如窗棂的浮雕式雕塑。窗棂的图案不是传统的,也不是太现代的,正交图案的四方连续,左右两半部分不同颜色。至少初次看上去不是很特别,那种我们到处可以见到的装饰设计,而从室内其他摆设和家具来参考,与这个判定是相符合的。 此后,这件普通的装... 阅读全文 »

“花样”年华

回头,会看见历史,当我们感触记忆超过十年,就会对历史有更深的理解。或许不需要十年,我们只要回过头去看看3-4年前的产品,就足以让我们体会沧海桑田。 比如手机,其历史也就20多年,而不断的更新换代让人追赶地气喘吁吁。就在几年前,工业设计专业学生热衷于画手机,各种创新的机构或者是新的使用方式的提出,但是现在,这种热情气氛已经变了。尤其在 iPhone 之后,发现已经没有拿来放置设计的空间了,因为原本发挥创造力造型能力... 阅读全文 »

iPad,从 niche 到 mass

1月28号(美国时间27号)Apple 发布了 iPad,如人们平常所称的来自 Apple 的平板电脑(Tablet),iPad 采用了高分辨率的 9.7 英寸 LED 背光 IPS 显示屏,承载了 Multi-Touch 多点触摸技术,宽 189.7mm,高 242.8 mm,厚度为 13.4 mm,重 0.68 kg (配备3G的为 0.73 kg),电池续航时间可达 10 小时,详细的一些介绍可以见官方网站。 iPad 从正面看像是从 MacBook Pro 上卸下来一样,四周尺度平均的黑色边框,完整的玻璃表面被带有较大圆角的金属所框住,金属边框从后包到正面不... 阅读全文 »

Peter Zumthor | 彼得·卒姆托

在 2009 Pritzker 建筑奖公布之前,也就是4月13号之前,我并不认识 Peter Zumthor (彼得·卒姆托)。我想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于从事工业设计的人来说,建筑设计是作为自己对设计不断认识的一个外延,而没有很直接的关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不必要的,如果对设计探索存在着“必要不必要”之说的话。可是,我很反感这种“必要”之说,比如“要学好设计必须……”“你有必要认识一下……”,我更偏向于缘分,只要保持开放,“必然”的它... 阅读全文 »

第4页/共195页« 首页...23456...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