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冲撞习惯

每隔一段时间 Apple 总能“发明”一个让人要捂脸的词语,通过发布会或介绍视频,比如 iPhone 5c 发布时的“Unapologetically”,去年的 iPhone 7 发布会上在解释为什么去掉 3.5mm 耳机孔时,使用了“Courage”这个词。Phil Schiller 在发布会上说 Apple 去掉传统耳机孔的理由可以归结到“勇气”这一个词,迈向未来和做一些让我们所有人都会受益的事情的勇气。“勇气”这个词一出,就像是一个炸弹扔到了正在看直播的人群中,人们纷纷在 Twitter 上晒出 Apple 那些... 阅读全文 »

爱、好奇心和人文视野

看央视的一个军事节目,两个专家和一个女主持人,节目行云流水般,从事件介绍、细节的发掘到分析推测,在女主持人的穿针引线之下,一气呵成而且看上去很专业。女主持人在节目中并非只是引出话题然后抛给专家,没有那种击鼓传花般的急迫,她对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另外对武器的型号和参数了如指掌,并非死记硬背般,我想如果是中学时期看到这段节目,定会对女主持人心生崇拜之感般,但是现在看到这个节目,盘旋我头上的是一个问... 阅读全文 »

《Jony Ive》这本书

如果对 Jony Ive 感兴趣,这是一本很不错的书。书的内容构成主要是两部分来源,一个是以往相关报道和访谈等内容的串联,这部分作者处理得很扎实,把绝大多数以往的资料作了整理,而且自然地铺设到书的故事线中,另外一个内容来源就是作者的一手资料,包括很多重要相关人员的采访。因为 Apple 和 Jony Ive 对保密性严实控制(比如 Jony Ive 将学校的记录封存并且劝说前同事及亲友不谈论,见:乔尼·艾夫,乔布斯之后设计苹果的人),但作者 Lean... 阅读全文 »

“鲜榨”,一个新的栏目

[ i D 公 社 ] 推出一个新的栏目叫作“鲜榨”,区别于“陈酿”——即网站目前其它那些中长篇文章,“鲜榨”下的文章将会更简短,当然更新的频率会更高。它不会是类似 Coudal 的 Fresh Signals,或者是类似 Daring Fireball 的 Linked List,它可以看作是那些中长篇的缩减版,“无标题”文章,或者就是传统的 Blog 文章……它到底是怎样,只能走着瞧。 “鲜榨”栏目将在 [ i D 公 社 ] 首页的右侧边栏出现。

... 阅读全文 »

欲望、逻辑和习惯

Essential Phone 公布后,没有人不去注意那侵入屏幕的前置摄像头,如此违背常理的设计,感觉注意力时刻都难逃离,如芒在背一般。The Verge 编辑把玩了 Essential Phone 几分钟,也认为一直被这个屏幕缺口吸引住——直到看够为止,他认为看到这个手机的人会认为此处设计怪异,而使用这个手机的人将不会介意;到这部手机被更多人使用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很难猜测人们将如何来习惯这一设计。而传言中 iPhone 8 的屏幕也将采用类似的缺口式异形屏幕设计... 阅读全文 »

个人站长、美食家和傻×设计师

互联网开始被大众使用之初,使用的工具是以“Navigator”(领航者),“Explorer”(探险者)和“Safari”(远征)等来作为名称的,与现在互联网用户比较起来,那时人们的身体更为固定,就坐在电脑之前来“远征”和“探索”。现在如果去问一个人“你使用互联网来做什么”,会有隔时代的荒诞感,而如果对方回答说“去网上冲浪”就更加可笑了;如果问过去的用户“你使用互联网来做什么”这个问题,“获取信息”可能是一个答案,但更确切的... 阅读全文 »

作为符号的设计(下篇)

作为符号的设计 我们对“革命性”的期待总是那么热切,期待着沐浴在革命后第二天的阳光下,“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到来,它将改变一切。”然而,革命有来路也有去向,革命者就是其间的扳道工;发展总是连续的,只是有的快有的慢,快的能让我们立刻体会到日新月异,而慢的却是那么悄无声息。科技革命总是疾驰在先,带领着产业变革,从节点到全面的变化可能会漫长,而稳固的变革形成的力量,拽引起的社会变革深入至每... 阅读全文 »

作为符号的设计(上篇)

无形的未来 我们始终生活在一个围合的空间内,连续的可延展的空间,生活的日常化会让这个围合空间更加坚固和正当。 如果我们抽取掉日常这一层表皮,内里的结构会让我们感到一时的瞠目结舌。 假设我们生活再一幢高楼之中,那么在距离我们身体很近的一个空间内有着另外的人和另外的生活,在头顶在脚底,在左边或者在右边。就一道墙就可以将两家生活分割地非常彻底,甚至有可能永远不会相识永远不会有交集,而很多时候他们之间的物... 阅读全文 »

意义的危机,以及 Smartisan T1

意义的危机 我们生来即是栖居者,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我们无时不刻都在将自己归置于一个让自己感到合适的位置,所以,有了道路、房子和椅子,也就有了童话、故事和白日梦。遇到烈日和暴雨我们躲进树冠,屋顶、围合和台基能让我们感到安全舒适,坐下可以使我们脱离于奔波;而自由的心灵可以先于身体去体验世界,从幼时的童话到成人后的白日梦,我们总是如同游戏一样在自己搭建的世界之中生存和享乐。 我们无法去认识纯粹的物质世... 阅读全文 »

第5页/共200页« 首页...34567...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