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鲜榨 ]

Apple 9 月 12 日发布会,已经知道的和期待知道的

Apple 将于美国时间 9 月 12 日在 Steve Jobs Theater 举办新产品发布会,发布新一代的 iPhone 和 Apple Watch 等产品,因为新一代的 iPhone 将应用全面屏和人脸识别(Face ID)等技术,给 iPhone 的使用体验带来革命性的改变,被认为是自十年前第一代 iPhone 发布以来最重要的一次发布会。 然后此次发布会新产品的保密性却大不如前,主要是两次新系统软件的固件在官方渠道泄露,让一些新产品的信息得以窥见,而且是来自官方的可靠渠道的可靠信息。 第一次是... 阅读全文 »

Sony 无线智能音箱,现象上的缝隙

Sony 前几天发布了自己的一款无线智能音箱 LF-S50G,继 Amazon Echo,Google Home 和 Apple HomePod 之后,Sony 的这款智能音箱内置的是 Google Assistant,所以它的使用体验大致与 Google Home 类似,除了在交互操作上有一些特色,诸如控制音量的手势操作之类,可以观看这个视频。 Sony 的这款无线智能音箱,与其他同类产品不同的是,它仍是老式的型号式产品取名——LF-S50G,就像我们称它是“无线智能音箱”一样,立刻让它一般化到“系列产品之一”的地位。LF-S50G... 阅读全文 »

霓虹灯招牌与 LED 发光字

在 tim-george.co.uk 网站上看到一组老式的霓虹灯字体的照片,很漂亮。自从 LED 灯在门牌字体和店面标志上普及之后,已经很难看到荧光灯管做成的灯箱之类,而霓虹灯做成的标志和字体更为少见了,尤其如上图所示的灯管外露式。 霓虹灯招牌如今已是一件怀旧的东西了,只留在歌词、电视和电影中出现,除了表明时代属性之外,还能烘托氛围,霓虹灯有时还有噪音。招牌上的霓虹灯管的制作,很重要的一步就是如何去热弯灯管,尤其当它与字体结... 阅读全文 »

.03 椅,及当设计成为设计的一刻

设计和其他创作活动一样,需经过不断的训练和实践,到达能熟练地解决问题和完成任务,但是仍然处在一道界限之外。只有经过再进一层的努力,无论是加倍的付出,还是老天的眷顾,突然之间有了质变,跨过了界限,如果此前的“设计”只是附着在作品上的工作成果的话,此刻的“设计”如同将要从作品上挥发而出,将其笼罩住,设计师醉心于找到这些鬼魂的那一刻。 经历质变之前的设计工作看上去总是平淡无奇,似乎那是每一个有经验的设... 阅读全文 »

J 的艺术,R 的艺术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日本航空(JAL)的视频广告(Youtube 和腾讯视频),这个广告叫做《The Art of J》(J 的艺术),共分三篇,分别是《Precision》、《Privacy》和《CONNECTIONS》(精度、隐私和连接)。广告视频拍摄得很美,比如《Precision》中厨师凭着高超的技艺使每一个手工做出的寿司重量都是 27 克,打出的广告语是“Precision is in our culture.”(精度在我们的文化中),五次获得世界上最准时航班的殊荣,用手工难于控制的寿司重量与航班的精准形成对... 阅读全文 »

四分切(Quarter-sawn)木纹

在 Wired 的那篇对 Apple Park 的报道文章《Inside Apple’s Insanely Great (or Just Insane) New Mothership》中提到了一个小故事,关于 Steve Jobs 是如何地对细节有完美的追求,不只是泛泛地说我喜欢橡木或者喜欢枫木之类,他还要求木头必须是四分切(Quarter-­cut),而且它们必须是在冬天,最好是一月份被砍伐的,保证浆水含量降到最低。Quarter-­cut 这样的专业词语能够给故事性增强不少色彩,在我们去搜索这个 Quarter-­cut 或 Quarter sawn 这个词后,发现它都是一些... 阅读全文 »

螺钉,还是胶水?

如果我们认为每一个物品每一个东西都留有一个后门,或者留有一个退出机制的话,那么这个后门或退出机制必然要使用上一代或更早的技术,只有这样才使得 Dave 能战胜 HAL 9000。 如在《作为符号的设计》一文所说,iPhone 从具体的工具逐渐走向了抽象的容器,iPhone 7 比起 iPhone 4 来经历了巨大的转变,但是在其身上仍留下一些前生前世的印记,其中最明显的一项就是底部的两粒螺钉(上图来自 iFixit),从 iPhone 3G 开始。作为代表着如今最为先进制... 阅读全文 »

Konstantin Grcic,实作的艺术

Konstantin Grcic(康士坦丁·葛切奇)的工作室名称上有“Industrial Design”(工业设计)两字,简写即 KGID,如果按照现在同行观念来归类,Konstantin Grcic 所从事的设计更适合用“Product Design”(产品设计)这个词。不管如何,Konstantin Grcic 在 1991 年,在皇家艺术学院一毕业,就回到慕尼黑开设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就以“Industrial Design”来命名,那时他的工作室只有他一人,而且他只租用了一个 50×100 CM 的办公桌位,和现在的共享办公服务一样。他用 Offi... 阅读全文 »

工业设计的 Project 和 Practice

建筑师 Peter Eisenman 2011 年在美国雪城大学建筑学院(Syracuse University School of Architecture)作了一个报告,题目为“Project or Practice?”可以通过 Youtube 来观看。Peter Eisenman 先以一个简短的定义来区分 Project 和 Practice,如果建筑师有一个 Project 那就是他定义了周围的世界,如果是 Practice 就是周围的世界定义了建筑师,两者并没高下之分而在于个人兴趣和能力的选择,拯救世界不是 Project,可持续发展也不是 Project,Project 总是关系到建筑学科自身,以及对... 阅读全文 »

第1页/共2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