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计为框架

Zaha Hadid 设计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钢结构部分已构建完成,在新华网可以看到一些照片,大兴国际机场的设计是熟悉的 Zaha Hadid 的形态设计,大众会跟一些形象化的联想比如海星之类对其作出评价,作为一个大型的地标性公共建筑的必经之路,何况是像 Zaha Hadid 这类有机类的形态,首当其冲就是几何形态,大众不会去过问形态之外的内容。 项目内部的合理性必然是得到保证的,参与设计的有 ADPI 这样的机场设计公司,加上层层的工程验证,奇观... 阅读全文 »

设计,在于制造真实的“假象”

今年是 iPhone 诞生十周年,这段历史的意义足够重要,iPhone 及其带起的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可以与以往任何物品发展史相比较,而亲历的价值在于我们在追溯和回顾时,有切身的体验记忆。当我们回顾十年前的第一代 iPhone,尽管很厚而且产品的尺寸在现在看来过时了,它仍然是很优秀的设计,我们需要去发掘和分析的就是从优秀到更优秀之间的发展过程。 如果不去看图片,仅仅靠回忆,很难想象到第一代的 iPhone 的电源键、静音键和音量键都是... 阅读全文 »

作为符号的设计(下篇)

作为符号的设计 我们对“革命性”的期待总是那么热切,期待着沐浴在革命后第二天的阳光下,“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到来,它将改变一切。”然而,革命有来路也有去向,革命者就是其间的扳道工;发展总是连续的,只是有的快有的慢,快的能让我们立刻体会到日新月异,而慢的却是那么悄无声息。科技革命总是疾驰在先,带领着产业变革,从节点到全面的变化可能会漫长,而稳固的变革形成的力量,拽引起的社会变革深入至每... 阅读全文 »

作为符号的设计(上篇)

无形的未来 我们始终生活在一个围合的空间内,连续的可延展的空间,生活的日常化会让这个围合空间更加坚固和正当。 如果我们抽取掉日常这一层表皮,内里的结构会让我们感到一时的瞠目结舌。 假设我们生活再一幢高楼之中,那么在距离我们身体很近的一个空间内有着另外的人和另外的生活,在头顶在脚底,在左边或者在右边。就一道墙就可以将两家生活分割地非常彻底,甚至有可能永远不会相识永远不会有交集,而很多时候他们之间的物...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