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作为符号的设计(上篇)

无形的未来 我们始终生活在一个围合的空间内,连续的可延展的空间,生活的日常化会让这个围合空间更加坚固和正当。 如果我们抽取掉日常这一层表皮,内里的结构会让我们感到一时的瞠目结舌。 假设我们生活再一幢高楼之中,那么在距离我们身体很近的一个空间内有着另外的人和另外的生活,在头顶在脚底,在左边或者在右边。就一道墙就可以将两家生活分割地非常彻底,甚至有可能永远不会相识永远不会有交集,而很多时候他们之间的物... 阅读全文 »

意义的危机,以及 Smartisan T1

意义的危机 我们生来即是栖居者,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我们无时不刻都在将自己归置于一个让自己感到合适的位置,所以,有了道路、房子和椅子,也就有了童话、故事和白日梦。遇到烈日和暴雨我们躲进树冠,屋顶、围合和台基能让我们感到安全舒适,坐下可以使我们脱离于奔波;而自由的心灵可以先于身体去体验世界,从幼时的童话到成人后的白日梦,我们总是如同游戏一样在自己搭建的世界之中生存和享乐。 我们无法去认识纯粹的物质世... 阅读全文 »

一种新的设计构造思维

当我们开始谈论设计时,必然是关于设计的历史。 这句话中的两个词——“谈论”和“设计的历史”——是需要说明的。我觉得不只是在设计领域,在中国,其他专业可能也是如此,就是对“谈论”的轻视,提倡所谓的“实干”,也不知何时起,从日常的语言到思维,总会有类似“务实”和“务虚”这样的区分,而这种“朴素”的实用主义的思维带来的结果就是对思考的抵制,而像设计这样与经验直接相关的活动,可以把门关得死死的,然后加入... 阅读全文 »

设计本体性寻踪

什么是设计 “给我一个 A。”设计师不可能给出一个 A,因为发出要求之时,A 并不存在,它不像购买行为中的指涉,那时的 A 指向的是共认的具体物。这种障碍不只是存在于客户和设计师之间,设计师会对自己发出这样的要求,在设计的始末这种障碍无处不在。 设计以及设计师存在的意义在于“给我一个 A”中的 A 只能由设计和设计师来取得,职业的分工不是任务的分工,所以设计师的工作工程师是无法来完成的。当一个“给我一个 A”的要求向... 阅读全文 »

今日设计中的装饰

让人左右为难的“装饰” 大多数设计师都会陷入或曾经陷于一种两难的境地——“事权贵”还是“开心颜”,是放下身段还是保持清高,是与民同乐还是引领大众,是怀着一颗功利心还是追随自己的内心,是去投好消费者还是坚持自我,是把用户的喜好放在第一位还是把自己的喜好放在第一位,是满足于世俗还是追求纯粹,是这样就好还是做得更好……如果一直往下问,总能作出一个选择,前者或者后者,如果两者都不是,那么就是看待问题的角... 阅读全文 »

Affordance(可供性)和设计

iOS 键盘 为什么 iOS 的键盘如此出色,其他系统的虚拟键盘虽然在尺寸上基本超过 iOS 键盘,而它们的视觉体验还是操作体验相比之下显得像一团渣,为什么? 在比较分析之前,先说明一下,分析虽然是一个逆向过程,但在这里我认为诠释性的分析比揣测设计者的意图更有价值,当问“为什么这样设计”的时候,应该将眼界超越设计者本人的意图,即使有一些给出的理解完全脱离设计者的意图甚至与其相背。 iOS 键盘是(新一代)虚拟屏幕键盘的开... 阅读全文 »

设计的踪迹

人之工 人们都在说“故乡沦陷”,我倒没有太深的感受,不过作为一直在回乡的人,真切可以体会到那种被抽空后那种奄奄一息又大口喘气的干燥和虚弱,那些原先散落在乡间与人家的气息似乎是全被抽走了。或许是因为长大了离乡了,以现在的身高和视角看到的是现实的东西,的确如此,在小时候看到的包围着自己的无边的世界,你用 Google Maps 去看,会吓一大跳,以前是何等的夜郎自大。但这种抽空是确实的,当身体在儿时那无边世界中移动的... 阅读全文 »

如何在设计中寻找产品的性格

在前一文发表之后,我收到了不少邮件,有点出乎意料但又在猜想之中的是,这些邮件之中交互设计行业远多于工业设计行业,互联网行业远多于实体产品行业,而我仍想从事实体产品的工业设计。 但我也确实对交互设计对互联网非常感兴趣,甚至有意愿涉足,这种想法来源于对设计行业的变化的认同和理解。设计发生变化了,表面看或许是交互设计及相关设计的兴起,传统工业设计在一些情形上的隐退等这一些现象,但更深层的是整个设计的变... 阅读全文 »

直觉与设计

谁不曾 “foolish” 过? 前几天看了 BBC 2005 年出的一部纪录片《How Art Made the World》,非常不错的一部片子,总共5集,从人体、图画、肖像、讲故事和死亡这几个方面追溯远古,解释阐述我们视觉世界的诞生和发展,观看欣赏这部片子不仅可以获得知识,也会带来一个奇妙的历程体验,如同直视自己从蒙昧的婴儿进化到如今自然面对纷繁视觉世界的现代人,这种结合自我观照而引起的回响和共鸣是奇妙的,似乎觉得自己渺小的个体身上也有着“文明... 阅读全文 »

第1页/共8页12345...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