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爱、好奇心和人文视野

看央视的一个军事节目,两个专家和一个女主持人,节目行云流水般,从事件介绍、细节的发掘到分析推测,在女主持人的穿针引线之下,一气呵成而且看上去很专业。女主持人在节目中并非只是引出话题然后抛给专家,没有那种击鼓传花般的急迫,她对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另外对武器的型号和参数了如指掌,并非死记硬背般,我想如果是中学时期看到这段节目,定会对女主持人心生崇拜之感般,但是现在看到这个节目,盘旋我头上的是一个问... 阅读全文 »

欲望、逻辑和习惯

Essential Phone 公布后,没有人不去注意那侵入屏幕的前置摄像头,如此违背常理的设计,感觉注意力时刻都难逃离,如芒在背一般。The Verge 编辑把玩了 Essential Phone 几分钟,也认为一直被这个屏幕缺口吸引住——直到看够为止,他认为看到这个手机的人会认为此处设计怪异,而使用这个手机的人将不会介意;到这部手机被更多人使用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很难猜测人们将如何来习惯这一设计。而传言中 iPhone 8 的屏幕也将采用类似的缺口式异形屏幕设计... 阅读全文 »

个人站长、美食家和傻×设计师

互联网开始被大众使用之初,使用的工具是以“Navigator”(领航者),“Explorer”(探险者)和“Safari”(远征)等来作为名称的,与现在互联网用户比较起来,那时人们的身体更为固定,就坐在电脑之前来“远征”和“探索”。现在如果去问一个人“你使用互联网来做什么”,会有隔时代的荒诞感,而如果对方回答说“去网上冲浪”就更加可笑了;如果问过去的用户“你使用互联网来做什么”这个问题,“获取信息”可能是一个答案,但更确切的... 阅读全文 »

作为符号的设计(下篇)

作为符号的设计 我们对“革命性”的期待总是那么热切,期待着沐浴在革命后第二天的阳光下,“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到来,它将改变一切。”然而,革命有来路也有去向,革命者就是其间的扳道工;发展总是连续的,只是有的快有的慢,快的能让我们立刻体会到日新月异,而慢的却是那么悄无声息。科技革命总是疾驰在先,带领着产业变革,从节点到全面的变化可能会漫长,而稳固的变革形成的力量,拽引起的社会变革深入至每... 阅读全文 »

作为符号的设计(上篇)

无形的未来 我们始终生活在一个围合的空间内,连续的可延展的空间,生活的日常化会让这个围合空间更加坚固和正当。 如果我们抽取掉日常这一层表皮,内里的结构会让我们感到一时的瞠目结舌。 假设我们生活再一幢高楼之中,那么在距离我们身体很近的一个空间内有着另外的人和另外的生活,在头顶在脚底,在左边或者在右边。就一道墙就可以将两家生活分割地非常彻底,甚至有可能永远不会相识永远不会有交集,而很多时候他们之间的物... 阅读全文 »

意义的危机,以及 Smartisan T1

意义的危机 我们生来即是栖居者,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我们无时不刻都在将自己归置于一个让自己感到合适的位置,所以,有了道路、房子和椅子,也就有了童话、故事和白日梦。遇到烈日和暴雨我们躲进树冠,屋顶、围合和台基能让我们感到安全舒适,坐下可以使我们脱离于奔波;而自由的心灵可以先于身体去体验世界,从幼时的童话到成人后的白日梦,我们总是如同游戏一样在自己搭建的世界之中生存和享乐。 我们无法去认识纯粹的物质世... 阅读全文 »

从 iOS 7 的电话图标到 polyoxybenzyl…

第一部分 iOS 7 刚发布之时,视觉上的变动立马吓傻了不少人,也激怒了不少人,包括设计师,那时候经常可以看到一种说法,“我四岁的侄子都画得比这好。”“就像是刚学会 Photoshop 的人画得。”类似这些话语多指 iOS 7 的图标设计。实际上,这些评语并不少见,伦敦 2012 奥运会标志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说,通常用来评价那些脱离已有审美习惯的作品,这个审美习惯不只是样貌上的喜好比如习惯了柔和就不喜欢硬朗,更重要的基础是一种认知模式... 阅读全文 »

一种新的设计构造思维

当我们开始谈论设计时,必然是关于设计的历史。 这句话中的两个词——“谈论”和“设计的历史”——是需要说明的。我觉得不只是在设计领域,在中国,其他专业可能也是如此,就是对“谈论”的轻视,提倡所谓的“实干”,也不知何时起,从日常的语言到思维,总会有类似“务实”和“务虚”这样的区分,而这种“朴素”的实用主义的思维带来的结果就是对思考的抵制,而像设计这样与经验直接相关的活动,可以把门关得死死的,然后加入... 阅读全文 »

设计本体性寻踪

什么是设计 “给我一个 A。”设计师不可能给出一个 A,因为发出要求之时,A 并不存在,它不像购买行为中的指涉,那时的 A 指向的是共认的具体物。这种障碍不只是存在于客户和设计师之间,设计师会对自己发出这样的要求,在设计的始末这种障碍无处不在。 设计以及设计师存在的意义在于“给我一个 A”中的 A 只能由设计和设计师来取得,职业的分工不是任务的分工,所以设计师的工作工程师是无法来完成的。当一个“给我一个 A”的要求向... 阅读全文 »

第1页/共9页12345...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