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新的设计构造思维

当我们开始谈论设计时,必然是关于设计的历史。

这句话中的两个词——“谈论”和“设计的历史”——是需要说明的。我觉得不只是在设计领域,在中国,其他专业可能也是如此,就是对“谈论”的轻视,提倡所谓的“实干”,也不知何时起,从日常的语言到思维,总会有类似“务实”和“务虚”这样的区分,而这种“朴素”的实用主义的思维带来的结果就是对思考的抵制,而像设计这样与经验直接相关的活动,可以把门关得死死的,然后加入操作工形成的秘密工会。这种封闭不仅让“实践”固步自封,同时也让“谈论”远离实质,成为聊天性质的吹拉扯弹,那么说起“设计的历史”,无非是关于那“谁谁谁”以及“谁谁谁设计了这个”,还可以用上一个专业名词诸如“什么什么主义”来关上沟通和调查的大门,加入闲谈者形成的秘密工会。

设计的历史不是关于那“谁谁谁”以及“谁谁谁设计了这个”,以及“现代主义”之后是“后现代主义”。

我们会去研读过去的设计师设计了什么,这个设计又是怎样具有代表性,或许很多人会拿它作为一种符号来崇拜。但是,改变、决定或者书写历史的不是某一个具体的设计师或经典设计,也不是关于所有已作记录的设计师或经典设计,那么设计的历史的关于什么,它是关于设计,关于设计这个行为,这个行为就似一个物种一样在不断地进化,或短期内的适应性改变。如果以此视角去重新审视那些著名设计师和他们的设计,就会发现它们既是谦虚又是荣耀的。

当我们以经典设计的视角去认识设计历史时,就像很多教科书安排的那样,我们就完全抛弃了设计俗世性的一面,而另一方面,尤其是进入消费时代之后,我们完全沉浸于俗世之中,我们都是现世享乐主义者。即时享乐带来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些过时的产品,那些淘汰的设计,更不用说是几年前的产品,它们在现在看起来是如此的丑陋不堪,为什么当时我们会认为它们是美的呢?

在这一大堆突然变得丑陋不堪的设计中,仍然有一些我们在今天仍然可以称赞的。 阅读全文…

来自几无不存 I:地图

1 当我发现能够在 Google Maps 的卫星图像模式下清楚看到自己的家乡后,就将当天剩下的所有时间都花在上面了,其实在 Google Maps 更新这一区域卫星图像数据之前,我就经常通过那些模糊的卫星图像去寻找自己的家乡,其实在 Google Maps 的图形地图模式下,在遇见各种折页地图、车站内墙壁上挂的大地图、偶尔遇见的商厦内的 3D 地形地图的时候,都会立刻去寻找自己家乡的位置,如果上面没有标示,就自己大概地作一个定位,“这就是我家”。定位... 阅读全文 »

来自几无不存 I:前言

“来自几无不存”,这样一个标题可能让很多人认为将会是一个励志类个人成长故事,从白手起家到有所成就,不是,我并不擅长这方面,倒是可以作个反例,从几无不存到几无不存。 这将会是一个非常纯粹的故事,它像是挂在墙上的一幅画,画里的一个童话故事,一个蒸馏过的童话故事,或者说白日之梦,不带有象征意味,自然、乡土但又是抽象的。 它看起来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或者说回忆录,但里面又是没有“我”的。 我来自 我来自一个... 阅读全文 »

设计本体性寻踪

什么是设计 “给我一个 A。”设计师不可能给出一个 A,因为发出要求之时,A 并不存在,它不像购买行为中的指涉,那时的 A 指向的是共认的具体物。这种障碍不只是存在于客户和设计师之间,设计师会对自己发出这样的要求,在设计的始末这种障碍无处不在。 设计以及设计师存在的意义在于“给我一个 A”中的 A 只能由设计和设计师来取得,职业的分工不是任务的分工,所以设计师的工作工程师是无法来完成的。当一个“给我一个 A”的要求向... 阅读全文 »

今日设计中的装饰

让人左右为难的“装饰” 大多数设计师都会陷入或曾经陷于一种两难的境地——“事权贵”还是“开心颜”,是放下身段还是保持清高,是与民同乐还是引领大众,是怀着一颗功利心还是追随自己的内心,是去投好消费者还是坚持自我,是把用户的喜好放在第一位还是把自己的喜好放在第一位,是满足于世俗还是追求纯粹,是这样就好还是做得更好……如果一直往下问,总能作出一个选择,前者或者后者,如果两者都不是,那么就是看待问题的角... 阅读全文 »

Affordance(可供性)和设计

iOS 键盘 为什么 iOS 的键盘如此出色,其他系统的虚拟键盘虽然在尺寸上基本超过 iOS 键盘,而它们的视觉体验还是操作体验相比之下显得像一团渣,为什么? 在比较分析之前,先说明一下,分析虽然是一个逆向过程,但在这里我认为诠释性的分析比揣测设计者的意图更有价值,当问“为什么这样设计”的时候,应该将眼界超越设计者本人的意图,即使有一些给出的理解完全脱离设计者的意图甚至与其相背。 iOS 键盘是(新一代)虚拟屏幕键盘的开... 阅读全文 »

设计的踪迹

人之工 人们都在说“故乡沦陷”,我倒没有太深的感受,不过作为一直在回乡的人,真切可以体会到那种被抽空后那种奄奄一息又大口喘气的干燥和虚弱,那些原先散落在乡间与人家的气息似乎是全被抽走了。或许是因为长大了离乡了,以现在的身高和视角看到的是现实的东西,的确如此,在小时候看到的包围着自己的无边的世界,你用 Google Maps 去看,会吓一大跳,以前是何等的夜郎自大。但这种抽空是确实的,当身体在儿时那无边世界中移动的... 阅读全文 »

有时候

有时候,人会思考一些无聊的问题,比如说一个人一生进食的食物到底有多少。有时候,我会对这个问题的另一端更着迷,就是,一个人一生到底会拉多少的屎,每当我想到这个问题,头脑中会出现环卫车的影子,有几辆?我不确定,也不敢去想,我怕明白的答案会引来虚空。其实,我更忌惮会不由自主地进入另一个想象中的场景,我用自己最后一点思考力来问自己这个问题。 有时候,我也不会觉得那样的场景有多糟糕,人到了弥留之际估计相差... 阅读全文 »

如何在设计中寻找产品的性格

在前一文发表之后,我收到了不少邮件,有点出乎意料但又在猜想之中的是,这些邮件之中交互设计行业远多于工业设计行业,互联网行业远多于实体产品行业,而我仍想从事实体产品的工业设计。 但我也确实对交互设计对互联网非常感兴趣,甚至有意愿涉足,这种想法来源于对设计行业的变化的认同和理解。设计发生变化了,表面看或许是交互设计及相关设计的兴起,传统工业设计在一些情形上的隐退等这一些现象,但更深层的是整个设计的变... 阅读全文 »

第1页/共195页12345...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