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符号的设计(下篇)

作为符号的设计

我们对“革命性”的期待总是那么热切,期待着沐浴在革命后第二天的阳光下,“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到来,它将改变一切。”然而,革命有来路也有去向,革命者就是其间的扳道工;发展总是连续的,只是有的快有的慢,快的能让我们立刻体会到日新月异,而慢的却是那么悄无声息。科技革命总是疾驰在先,带领着产业变革,从节点到全面的变化可能会漫长,而稳固的变革形成的力量,拽引起的社会变革深入至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中,使之永无法回头。

日常的一个魔力就是能消解掉变革的冲突性,从昨天到今天再到明天的转变都是连续又顺畅,让人意识不到变革在发生,亦无法主动去推进变革。当前的工业设计就是处于这一境地,不仅滞后于科技革命,也落在了社会变革和人们日常所需之后,设计以打了折扣式地完成了一项任务,而且还需仰仗于产品的功能属性和市场机制,设计并没有给用户带来愉悦和启示。设计师所使用的工具虽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在更新,但是思维和手段与上个世纪相比并无差别,即以透视为视角,以功能为原点静态地去塑造一个物品。

我们进入了数字时代,这种时代范式变更具有革命性意义在于它不只是停留在科技和产业层面,也不只是我们日常生活的形态和方式发生了变化,而是我们的认知,我们对物品对世界的认识模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我们再也不能继续沿用上一个时代的思维和方法来作设计了。 阅读全文 »

Apple 颜色设计的历程,及在 iPhone 8 上的悬念

数字消费品(包括生产力工具)的发展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衔接前后的混沌期,它不再像以前那么简单纯粹,它也没有指明确切的未来方向。处于模糊混乱时期就会产生模糊混乱的设计,带有 Touch Bar 的 MacBook Pro 和 12.9″ 的 iPad Pro,你无法看清它们指向了怎样的未来。 两股力量拉我们进入了混乱的泥潭,一个是科技的发展,另一个就是消费的欲望。两股力量纠缠在一起,科技发展让人们看到潜在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或许是一种未来,或许只是... 阅读全文 »

四分切(Quarter-sawn)木纹

在 Wired 的那篇对 Apple Park 的报道文章《Inside Apple’s Insanely Great (or Just Insane) New Mothership》中提到了一个小故事,关于 Steve Jobs 是如何地对细节有完美的追求,不只是泛泛地说我喜欢橡木或者喜欢枫木之类,他还要求木头必须是四分切(Quarter-­cut),而且它们必须是在冬天,最好是一月份被砍伐的,保证浆水含量降到最低。Quarter-­cut 这样的专业词语能够给故事性增强不少色彩,在我们去搜索这个 Quarter-­cut 或 Quarter sawn 这个词后,发现它都是一些... 阅读全文 »

设计为框架

Zaha Hadid 设计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钢结构部分已构建完成,在新华网可以看到一些照片,大兴国际机场的设计是熟悉的 Zaha Hadid 的形态设计,大众会跟一些形象化的联想比如海星之类对其作出评价,作为一个大型的地标性公共建筑的必经之路,何况是像 Zaha Hadid 这类有机类的形态,首当其冲就是几何形态,大众不会去过问形态之外的内容。 项目内部的合理性必然是得到保证的,参与设计的有 ADPI 这样的机场设计公司,加上层层的工程验证,奇观... 阅读全文 »

反“建筑学”的 Apple Park 将刺激建筑的发展

Apple Park 即苹果公司新的环形总部自 2011 年对外公布以来,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就像是一件将要发布的 Apple 产品一样,而且可以看到它的建造过程,借助于无人飞机等工具。大众喜欢这个巨大的环形飞船,充满未来感——或者说复古未来感,像以前的科幻场景描绘地那样。随着媒体带来一些深度的报道,比如 Steven Levy 在 Wired 的长篇文章《Inside Apple’s Insanely Great (or Just Insane) New Mothership》,以及 WSJ 最近发布的 Christina Passariello 的《How Jony Ive Mas... 阅读全文 »

设计师的数学意识

今年 4 月份 Google 和 Adobe 联合发布了思源宋体,继思源黑体之后的又一款开源的泛 CJK 字体,这款高质量的字体对于各行各业的设计师来说无疑是一份馈赠,也是对开源意识的激励。如果初略去审视这款字体,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个是字体的框架结构区别于传统的宋体,更接近黑体,如中宫大、重心低等特征;另一个特征就是字体轮廓的曲线特征,即贝塞尔曲线的绘制结构和策略。思源宋体的轮廓绘制使用了简洁并求效率的方式,除了特殊的笔画... 阅读全文 »

设计,在于制造真实的“假象”

今年是 iPhone 诞生十周年,这段历史的意义足够重要,iPhone 及其带起的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可以与以往任何物品发展史相比较,而亲历的价值在于我们在追溯和回顾时,有切身的体验记忆。当我们回顾十年前的第一代 iPhone,尽管很厚而且产品的尺寸在现在看来过时了,它仍然是很优秀的设计,我们需要去发掘和分析的就是从优秀到更优秀之间的发展过程。 如果不去看图片,仅仅靠回忆,很难想象到第一代的 iPhone 的电源键、静音键和音量键都是... 阅读全文 »

作为符号的设计(上篇)

无形的未来 我们始终生活在一个围合的空间内,连续的可延展的空间,生活的日常化会让这个围合空间更加坚固和正当。 如果我们抽取掉日常这一层表皮,内里的结构会让我们感到一时的瞠目结舌。 假设我们生活再一幢高楼之中,那么在距离我们身体很近的一个空间内有着另外的人和另外的生活,在头顶在脚底,在左边或者在右边。就一道墙就可以将两家生活分割地非常彻底,甚至有可能永远不会相识永远不会有交集,而很多时候他们之间的物... 阅读全文 »

霓虹灯招牌与 LED 发光字

在 tim-george.co.uk 网站上看到一组老式的霓虹灯字体的照片,很漂亮。自从 LED 灯在门牌字体和店面标志上普及之后,已经很难看到荧光灯管做成的灯箱之类,而霓虹灯做成的标志和字体更为少见了,尤其如上图所示的灯管外露式。 霓虹灯招牌如今已是一件怀旧的东西了,只留在歌词、电视和电影中出现,除了表明时代属性之外,还能烘托氛围,霓虹灯有时还有噪音。招牌上的霓虹灯管的制作,很重要的一步就是如何去热弯灯管,尤其当它与字体结... 阅读全文 »

.03 椅,及当设计成为设计的一刻

设计和其他创作活动一样,需经过不断的训练和实践,到达能熟练地解决问题和完成任务,但是仍然处在一道界限之外。只有经过再进一层的努力,无论是加倍的付出,还是老天的眷顾,突然之间有了质变,跨过了界限,如果此前的“设计”只是附着在作品上的工作成果的话,此刻的“设计”如同将要从作品上挥发而出,将其笼罩住,设计师醉心于找到这些鬼魂的那一刻。 经历质变之前的设计工作看上去总是平淡无奇,似乎那是每一个有经验的设... 阅读全文 »

虎标万金油,不经意之美

像虎标万金油这样的东西总是放在抽屉或某个盒子的角落,偶尔用到时才会去翻找,但如果某个时候,稍加注意力,拿起来端详一下时,发现这个 4g 装的小铁盒非常漂亮,翻过来一看,背面的“TIGER”字体还是 Helvetica! 此时突然来了一种像找到一粒遗落的珍珠一样,我们从小用到大的熟视无睹的这个小东西居然设计如此贴切,而且还用 Helvetica,难道是现代主义设计在经意或不经意地融入到了这个小物品的身上了,埋藏了很多年的意义。由此展开... 阅读全文 »

“Play That Funky Music”

TID No.3 手表是设计工作室 Form us with love 为瑞典手表厂商 TID Watches 设计的腕表(Via: Stylepark),与此前两款使用不锈钢和蓝宝石玻璃的 TID 表不一样,TID No.3 使用了 TR90 透明塑料,就跟我们看到的一样,它看起来就是不贵的,但它的设计又不是廉价。透明的材质配合几种不错的颜色选择,轻松又时尚,挺适合夏日时光。实物照片可以见这,可以与官方宣传照作一下比较(Instagram 上更多图片)。 可能因为最近几年我们一种被高科技和精密制造的物品所... 阅读全文 »

J 的艺术,R 的艺术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日本航空(JAL)的视频广告(Youtube 和腾讯视频),这个广告叫做《The Art of J》(J 的艺术),共分三篇,分别是《Precision》、《Privacy》和《CONNECTIONS》(精度、隐私和连接)。广告视频拍摄得很美,比如《Precision》中厨师凭着高超的技艺使每一个手工做出的寿司重量都是 27 克,打出的广告语是“Precision is in our culture.”(精度在我们的文化中),五次获得世界上最准时航班的殊荣,用手工难于控制的寿司重量与航班的精准形成对... 阅读全文 »

第1页/共178页12345...末页 »